米子mitsuko_

你曾是我的东西南北。

17年我在微博大骂那群对于关心他耳朵这件事持嗤之以鼻看法的人,回过头来发现自己未尝不是帮凶,这个事实曾几乎让我手脚冰凉。

是,事到如今我终于可以承认自从耳朵的事情以来我对堂本刚一直是有负罪感的,只要还存有一丝“求平安”“求活动”之类的念头这种负罪感就不会消失。我有没有无形中给他肩头加了一块砖?我早该想到,他是快四十代的成年人了,成年人的字典里哪有容易二字。

为什么没有地方能永远肩无所负呢,永远活的恣意,永远弹着吉他唱笑,永远是少年。

标签: 堂本刚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9)
©米子mitsuko_ | Powered by LOFTER